春色撩
作者:洛白
第四卷
第四卷 3蓦然回首
    不愿回首,不堪回首的往事,又要重新提起的时候,心的某一个角落,像被一根针狠狠的扎了一下,简称扎心。

    曾经拼命忘记,以为可以忘记,心里也确实忘记的感觉,有一天,在你蓦然回首的时候,发现,骨头还记得。

    嫣方芜以旁人觉察不出来的幅度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纳兰晴雪很知趣的在此时离开了:“有点事,先走一步。”连什么事都不想去编一编。她很想知道将要发生什么,她更想让事情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晴雪出去后,嫣方芜没有解释去积雪亭的事,安澈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计划的?”安澈惴惴不安:“如果很麻烦就算了吧?”

    “算了?”嫣方芜直视安澈的眼睛:“怎么个算了法?你去番邦送死,我在这冷眼旁观吗?”

    “去番邦也不见得会死。”安澈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废话了,小爷我不想让你去,行了吧?”嫣方芜用一种调侃的语气示意安澈也坐下:“所以还不快给爷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你开这种玩笑,可以吗?”安澈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硬气的话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嫣方芜说出的话搞笑,语气却是很郑重的。

    “允许你说你的计划了,快讲!”安澈站起身来,拿起纸扇,轻轻指了指嫣方芜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王子。”嫣方芜说这话的时候真的有王子的忧郁落寞气质,仿佛剧本中的哈姆雷特。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满大宸,谁不知道你是南牧先王的儿子这事儿啊!我说,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找个能让人听得下去的开头啊?”安澈不满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和你说话,不是在给你讲故事。我是个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赶紧往下说,急死我啦!”

    “但不是南牧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大泽的王子,姓方名芜。”

    “哦?大泽是哪里?”安澈终于开始对嫣方芜的故事感兴趣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离大宸很远的大漠里,有一片湖,湖的周围是一片绿洲,沿着绿洲而建的一个国家,我的母国,就是大泽。”嫣方芜抓过安澈的手说。

    安澈能感觉到嫣方芜的手冰凉,他把嫣方芜的手抓在了自己的手里,让自己手上的温度传递到嫣方芜手上,过渡到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富饶美好的小国,我父亲是那的王,我母亲和父亲一起将大泽治理得国泰民安,他们对我也非常好,我还有一个姐姐,她是王位的继承者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可以是一国之主?”安澈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多读点历史好不好?各国各个朝代的女帝多了去了。”嫣方芜说这话时并没有鄙视,心里更多的是同情。

    “这点我还是知道的,只是你们家有你,你这么雄才大略,王储怎么是你姐姐?”安澈说雄才大略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雄才大略啊,现在我也担不起这四个字,当年的我更是无才无略。”嫣方芜不是谦虚,这是真心话:“而且我那时候并不希望有什么才能,我们家人也只想让我过好安稳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嫣方芜说完又补充了一句:“你不要打岔,这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接着往下说。”
第四卷 4尘封的记忆
http://deadseastorebyrv.com/modules/obook/reader.php?cid=353848&aid=61591
第四卷 5起底嫣方芜身世
http://deadseastorebyrv.com/modules/obook/reader.php?cid=353870&aid=61591
第四卷 6琴杀术
http://deadseastorebyrv.com/modules/obook/reader.php?cid=353942&aid=61591
第四卷 7计谋
http://deadseastorebyrv.com/modules/obook/reader.php?cid=353992&aid=61591
<code id='VipNxjD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code><l id='MuvGM'><base></base></l>
    <u id='tku'><u></u></u><l id='JtfmCd'><blink></blink></l>
      <ins id='foX'><center></center></in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'NXZUtNP'><var></var></address>
          <big></big>
          <del id='FMcNm'><base></base></del><samp id='Knu'><big></big></samp>
          <kbd id='xsgIB'><dfn></dfn></kbd>